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江浙的古镇太多

乌镇、周庄、同里、西塘的光芒下锦溪更是显得低调了

也正好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呆两天,于是就来了。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晚上七点多到的,大多数店铺都关门了

这是第一个晚上走路需要用手电筒的古镇

没有灯光的窥探,水下鱼儿肆意的欢腾,发出噗通噗通的声音。

和所有江浙的古镇一样都是临河而建

沿着河道朝有灯光的地方走着

是几家准备收摊的饭店

长廊的椅子上靠坐着几个夜晚乘凉休憩的人。

因着没有灯光,太远的地方也没敢去

在长廊上找了个地方坐了会便回住的地方了。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古镇挺小的,几步便走到住处,是个青年旅舍。

老板的朋友大胡子笑着说“这可能是国际青旅里最没意思的一个了”

没有吉他,没有狼人杀,没有电影,没有啤酒音乐

甚至很多时候连老板和伙计都没有

只有两条看门的小奶狗。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之前就听说老板是个特别有才的人

走过许多地方

最后爱上了这个闹中取静的小镇

在门口立着一个“择一镇以终老”的牌子。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不过现在没点才艺,没点故事似乎都不好意思当民宿老板

哪家店里都有几句看似参透人生的句子

所以也没抱太大希望。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但,一进来就喜欢上了

客栈是个两层的小楼。一定是极其的热爱,才能打造出这样一个特别的地方。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最爱这支树枝做的吊灯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瓦片拼成的灯罩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最爱这支树枝做的吊灯,反反复复看了好久

老屋的瓦片不挡风雨,拼成灯罩,遮住了半盏灯光,让这普通的白炽灯变得含蓄起来。

年迈的门板立不动了,顺势躺下,成了这有着岁月痕迹的长椅。

刨子离开了木匠的手心,可还带着多年来劳作的痕迹,立在墙上成了一幅有故事的画。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我也是个喜欢旧东西的人。

路边的树枝,斑驳的旧箱子都舍不得扔

可第一次见到将这些旧物的美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


大厅分了三部分,一块是挂着各种漂亮杯子却少有人的的小酒吧。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尝了老板自己酿的桂花酿,感觉整个小镇都飘着桂花香。

一部分是一个小小的书房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晨起听见老板娘呵斥,见这一地棉花,边上被撕扯过的抱枕。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再见一旁乖巧又有些委屈的趴在地上“可乐”,

难怪这老板娘的怒气有些中气不足。

还有一块是老板的一个小小工作台

大大的玻璃墙,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外的绿植,洒在人身上像画一样。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老板娘是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姑娘

她说

最爱的是这院子里从一楼爬上二楼,蔓延着整个围栏的紫藤。

这是她几年时间一点一点呵护着长大的。

去时是晚上,月光淡淡的,看不清全貌

却已经喜欢上了这一墙的藤蔓

一串一串的紫藤花看不清具体的模样

但借着月光投影在墙上的影子显现出了曼妙的姿态。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一定是极其热爱

这里面一点一滴的装饰都是老板和老板娘自己打造的。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这么美的紫藤,当然不能不拍照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一定是极其热爱生活的一对,才能把客栈装扮成如此让人喜爱的模样。

这里面的每一件器物,每一株植物都刻上了主人的痕迹。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采得几颗豆荚

一位朋友特别喜欢这花,想寻几颗种子,试着要几个豆荚,老板娘特别爽快的答应。再三嘱咐我,一定要来年三月再播种。

想来定是极其爱花的人,如此爽快的送了种子,又担心我不能照顾好。


本着古镇要看早看晚的原则,一大早便起来想着趁着没人好好看看这古镇安静的模样,

后来发现完全没这必要,

可能因为我去的是淡季,也可能是这小镇的确不太出名,

大多数游客都是在游了周庄后顺路来看一眼。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水乡少不了的是鱼虾,扑鱼归来的大叔晾晒着渔网。

刚捕上来的小虾米一见人就涨红了脸。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水边洗衣服的阿姨,想起了小时候住在小沟旁边的自己,几次在妈妈洗衣服的时候,不小心噗通掉进去。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衣服荡开了水波,叫醒了旁边睡成一排的乌篷船。 

出来的太早,走了大半个古镇没找到一家买早餐的店铺。

也是第一次在古镇里找不到吃的。

游荡了近一个小时后,在巷子里见到一个正准备摆摊子卖海棠糕的老板。

见我等着吃,现开火给做了几个。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江浙这块多糕点,也喜欢用花入馅儿,软软的糕点浇一层黄灿灿的红糖,外面脆脆的焦糖,内里糯糯的,正好慰问了走了一早上空荡荡的胃,只是不知是太饿吃的太急,还是海棠花本就不如桂花般有强烈的存在感,没尝出花的味道来。 


小镇可能是保存比较好,或者是人们总有些怀旧的情怀,很多地方还能看见往日生活的痕迹。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依旧正常营业的理发店,这椅子的年龄估摸着和旁边师傅的年龄差不多大。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几步之后又偶遇了椅子的另一半


除了客栈外,老板还有一个茶馆,茶馆开的更早一些,同住的小姐姐极力推荐。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少有在一个还算是景区的地方看见这样一个纯粹喝茶的地方。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茶社和客栈保持着一样的风格,里面的灯罩,窗帘都按着主人自己的喜好装扮着。


这些我们常见的器物,换了个地方摆放着,一下子显示出了不一样的美感。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就这样一个地方,发发呆就是一个下午,况且,我还带了我的自拍杆,感觉拍一天都不会无聊。

一下午阁楼就我一个人,来来回回的把里面的每一件器物都看了个遍。

越看越是喜欢,看了回来就养成了捡树枝的习惯,现在房间里还放着好几个树枝。

只是苦于不知如何打磨,下次一定好好请教一下老板。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住的这几天见这小奶狗的时间比见老板和老板娘还多,

这小狗也不认生,肉肉的,真想给它拐走,哈哈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择一镇以终老,苏州锦溪古镇之行


明明是篇游记,却像是在给老板家做广告。

奈何自己珍惜太喜欢这种一草一木,一桌一椅都是自己慢慢打磨的地方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Q在线咨询
客服电话
13186787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