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鸣三省的浙江衢州江山,天青色等烟雨,却难等到你

天青色等烟雨,却难等到你

鸡鸣三省的浙江衢州江山,天青色等烟雨,却难等到你


江山


这是第一次听见这个地名,江山美人,这名字总让人有几分向往。这是个县级市,在浙江江西福建的交接,有鸡鸣三省之说。


盛产猕猴桃,出了车站便有人提着篮子售卖猕猴桃,有正常大的,也有乒乓球那么大的野生的。转了两次公交,司机开的不急不缓,路边有人招手便会停下来。山路绕来绕去,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公交车上只有三四个人,最前面有两个挨着坐的大妈扯着嗓子在说些什么。这边的方言太过生涩,实在听不懂在说些什么;斜前方的大爷拿着背篓和称,可能在市里卖了猕猴桃刚回来,有时会附和大妈们两句;斜前方的小伙子也像是来旅游的,带着耳机看着窗外。


山路有些颠,把我给晃醒了,揉了揉眼睛看看外面。天下着雨,是那种极细极细的毛毛雨,落在车窗上让人有些梦幻。极目是连绵的绿色,绿色的山,绿色的树,绿色的稻田。明明都是绿的,又分明这么不一样,稻田中零星的有几栋房子。


路边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老人,是长时间的劳作让他们习惯了佝偻着背。公交车驶过时会缓缓的抬起头,一直目送着车绕过一丛树,拐过一个弯。也许对着消失的车尾还会久久的发一会呆,然后摇摇头继续向稻田深处走去。连着过了几个山洞后视野突然开阔了一些,明明刚刚还在平地,现在突然变成了山腰。左侧还是连绵的翠绿的山,右侧是个小盆地。盆地里连着有一片一片的古建筑,白墙青瓦,有些是仿的,有些一看就有些年头了,看起来站的颤颤巍巍,但却沉稳,古朴,庄严。急切的拿着手机想拍下来,但可能是快到站了,司机归心是箭,开的格外快。


绕着山路拐来拐去,颇有种卡丁车的感觉。一边兴奋着一边又努力的平衡着颠来颠去的身体想稳住拿手机的手,不至于照片拍得太糊了。路旁的枝桠茂盛的生长着,都说老小老小,这老镇子像个小孩一般,在枝桠之间调皮的和我捉着迷藏,让我无法捕捉。


鸡鸣三省的浙江衢州江山,天青色等烟雨,却难等到你


几个弯下来,就来到古镇的面前,订的镇子里的民宿,老板娘骑着电动车来接的,也免去了七十块钱的门票钱。


早上起的太早,正午的阳光又太足,懒懒的在住处长长足足的睡了个午觉,醒来时大半天已经过去了,觉得无比满足。这时的太阳已经有些疲惫,空气也没了正午时的燥热,正适合出去走走逛逛。古镇和其他的所有江南古镇一样,有着青石板的小道。后来老板说,这小道有过三次变迁的历史。他小时候这道是石头铺的,那种尖尖圆圆的鹅卵石。当然不像现在某些景区的鹅卵石道路那么平滑,那时石头都没经过太多筛选的,走在上面特别咯,但习惯也就好了,就相当于天天在脚底按摩了。


我想这古镇里这么多长寿老人是不是也与常年走那样的石头小道有关呢;但那样的路想着挺美,走着毕竟没有平滑的路舒服,过车更是不行了,后来为了方便村名出行换成了水泥路;再到后来啊,古镇搞旅游了,又把水泥路橇掉,铺上了所有江南水乡都用的青石板。其实这也算不得水乡了。虽然也是依水而建,但小镇藏在山里,四面群山环绕,少了几分温婉,多了几分大气古朴。论就地取材来说,这石板也不知是历经多少路途才到这。


鸡鸣三省的浙江衢州江山,天青色等烟雨,却难等到你


可能是藏在深山,也可能是十一的假期还未到,几乎没什么游客,连主街两侧的很多店铺都紧闭店门。镜头里大都是长长空空的街道。小镇的确不大,但方向感不好的我总能把小镇转出大城的感觉。路上闲逛的不止我这样的游客,还有些老人。他们或背着手缓缓的走,或坐在路边的石板上。


我看着他们也发现他们在打量着我。目光交接的时候,我微笑的点了点头。他们眼中会泛出一丝波澜顺便又便会万年沉静,会笑着张张嘴,想说什么又什么都没说。在一个长长的小巷子里,我用着手机六秒延时的功能,拍着自己各种各样的样子,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这时一面传来了声音,这边的方言我有些不懂,也不知这声音是不是说给我听的。待它重复到第三次的时候扭过头疑惑的望着声音的源头,一个中年的老阿姨。“不是问你呢?再说给你说你也听不懂叻”


她换成带点口音的普通话大笑着道,一边边用嘴驽了驽巷子的另一侧。顺着她的目光看到巷子的那头另一个阿姨正顶着碗坐在门前吃着什么。感觉到了我们的目光她举了举手里的碗,又回了句什么。想想也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常,只是我这个过客的加入徒添了些笑料。其他古城了风靡的酒吧这只有两家,一家还未开业,一家里面只有一个歌手独自唱着凄婉的歌。

鸡鸣三省的浙江衢州江山,天青色等烟雨,却难等到你


晚餐在住处吃的,老板娘做的菜特别好吃,价格也挺合理的。他家小公子也端着菜和我坐一个桌上吃。十岁的小孩,可能是见惯了来来往往了游客,一点也不怕生。什么都和我说。他说他在镇上的小学上学,以前有几个小伙伴他们是一起走着去学校的。后来几个小伙伴都走了,就剩他自己了,路上无趣,都是坐妈妈的电瓶车去。他说他还有个姐姐,国庆就能回来了,语气里充满了兴奋与期待。


他说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电视,因为镇上没什么同龄的小朋友可以一起玩耍。

他说他们是住在三楼的阁楼上的,一二楼都是要留给游客住的。

以前他奶奶和他们一起住的,后来要开旅馆,就搬到了老房子里。

他说他奶奶开始不愿意过去的,后来他爸生气了一脚把奶奶的房门都踹坏了。

他说自从奶奶搬到老房子他就很少去看她了。

越说越声音越小,小孩子什么都懂,只是平时没人愿意倾听,和我这样萍水相逢的游客,竟开始畅所欲言。


鸡鸣三省的浙江衢州江山,天青色等烟雨,却难等到你


清晨的小镇是最美的,山中的雾气还未散尽,此时的小镇是羞涩的,朦胧的。我坐在小道旁的石凳上等着拼车的同伴。斜对面的石凳是也坐着个老人。穿着蓝布褂子,应该有八九十岁了吧,头发已花白,背有些佝偻,但能看出年轻时应该挺高大的。他好像在看着什么,但顺着目光过去,除了潮湿的石板什么都没有,眼睛里也没一丝波澜。一会他站了起来,顺着石板路从我面前慢慢的走过。我想若不是清晨的小镇太过冷清,我应该不会回头去看一看他的背影的。我想若没有这回头的一眼,这小镇应该是宁静的,祥和的,美好的。老人颤颤巍巍的向前走着,我回头看了一眼他佝偻的背影,余光之处老人的裤子一开一合,整整齐齐的切口分明就是估计剪开的。那是条开裆裤。


鼻头开始反酸,只是一眼,我不敢多看,怕自己的目光伤害到他。想起了外公,外公九十四了,因为年龄太大,前些年脑溢血住过院,常会有大小便失禁的情况。外公在舅舅家的,舅舅去世后一直是姐姐和哥哥在照顾。姐姐为了照顾外公和小侄子一直没出去工作,外公每天都是干干净净的。即使在有段时间因为天气原因和小感冒,外公大小便失禁非常严重的情况下,姐姐还是像照顾婴儿一样,每天换四五条裤子。也从未想过为了方便给外公穿这样的裤子。老人不是婴儿,他们什么都知道,都明白啊。


他们年轻时也或是威武挺拔,或是风度翩翩,或是孔武有力。

他们也曾穿过最流行的中山装,梳过时尚的大背头。

即使婴儿,现在很多父母也不再会给穿开裆裤,说小孩也有尊严的。

不知道是老人自己决定的,还是家人给他穿的。

只是肯定是到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一个耄耋老人才会选择穿这样的一条裤子。


鸡鸣三省的浙江衢州江山,天青色等烟雨,却难等到你


想着民宿里小朋友的奶奶,想着古镇里见的大多数老人,看着面前的老人。感到表面祥和宁静的古镇下面心酸的柴米油盐。小镇的位置比较偏,估计现在的环山公路也是为旅游开发而建的。早些年很多年轻人都翻出山,去了衢州,去了杭州或者更远的地方谋生。年轻人习惯了大城市的灯红酒绿便再难回来;后来古镇开发了,有些回来了,像民宿老板这样的,却也不知是好是坏。老人好不容易等来的外出的游子,游子却踹坏了老人的房门。更多些把房子租给了外来的商人,留下村口的老人坐在石凳上日复一日的想念与等待。


包车的司机说雨天的古镇是最美的。走的时候天正好飞起了细细的雨丝,等到了烟雨朦胧,也算是等到了最美的古镇。只是不知这个长假,村口的老人是否能等回归来的游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Q在线咨询
客服电话
13186787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