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离开日本的时候,一堆堆的马桶、饭锅塞满了客舱,我虽全然无感,但真想认真的在此一讲,日本樱花马桶固然是好,但其实,处处可察的唐宋遗韵与精神层面的森严法度,才是值得再三再四再五观赏怀古的况味。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入夜的时候,到达静冈机场。门外只有两辆出租车,一个司机是五六十岁的老人,还有一个是三十岁的妇人。

在静冈的市中心住下,日本人应该是在最小空间里还能保持适当舒适度设计的唯一人种。走出来,在一家满挂着铁臂阿童木等各种老式卡通玩具和画片的昭和酒场吃饭,胡乱点了一通,老板也点头哈腰,哈衣哈衣,然后给我们上了一堆我们全不认得吃食。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出去再逛,路中间多有黑西装的男子举目四顾,仔细瞧,身后多半是贴着各色美女画报的案内所,还有嘿呦嘿呦很好听的日本小调在播着。已是半夜,路边还有四五辆出租车在等客,司机仍然一色的老人家。虽在市中心,但是入夜极为安静,没有喇叭轰鸣和喧闹的人声,直到清晨,一只只乌鸦来把我们叫醒。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一趟不成功的租车之旅后,我们索性逛了逛静冈城。

城市四四方方,异常安静。唯一大的声音,是来自四处游荡的选举汽车里的宣传口号。恰巧,汽车上面贴着XX党几个字,我们挥挥手,里面马上探出一个头,和一只戴着白手套的手,向我们点头挥舞。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中午坐新干线京都方向。途中在名古屋下了车。天首阁,开创了幕府时代的德川家康的城堡,异常恢宏。形制模仿唐室,却一样难保江山永固。相比之下,供奉天皇三神器之一的热田神宫,除了门口的大木栅栏,全无森严壁垒,却换得万世一系,万民敬仰。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热田神宫外,有一株弘法大师亲栽的大楠木,其盖蔽日。往返景点的出租车司机,照例还是老人家。第一个是个色鬼,红灯停的时候,有意停在一辆车旁,直往那边扭头看,我不解,扭头,车上是两个妙龄少女。还有一个直问我们来自哪里。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和第一天一样,已是入夜,到了京都,和昨晚不一样的事,我们吃了一顿酣畅爽快的近江牛加梅子酒。女生们还逛了一小时超市和无印良品,最后我们拎着几袋杂食杂物,和一男心满意足,精挑细选的粉色衬衫回去休息。哦,唯一不大和谐的事,超市入口处,贴着警方三百万日元的悬赏,七八位杀人放火盗窃偷录的嫌犯人头。除此,今天的一切都是万岁。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被梅子酒微醺到中午方起。临济宗大本山东福寺、伏见稻荷大社清水寺,一路行来,却是起疑又解惑,如今的日本人究竟是怀着如何的企图心来中国旅游?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东福寺僧人来到余杭径山寺,望见一片颓垣废墟,为何要直跪大哭?都说日本的古文化起源于唐宋,到如今,只能让吾辈人望(西)洋兴叹而已矣。东福寺方丈庭院「八相之庭」乃为日本近代禅宗枯山水的代表之一。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将入夜时的清水寺,夜里的樱花亦是别具佳味。其中,仅在清明时节对外开放的随求堂,观感更是殊胜难得。下到暗室,由微亮到黝黑,再至漆黑。虽是摩肩接踵,却是悄无丝毫声息,最后,再得透亮而出,感觉如同初生或是转生。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大德寺龙源院、黄梅院、大仙院、梦工坊、二条城。中规中矩的一天。枯山水、抹茶、料理、古董店、艺姬街、古城,行色缓缓徐徐,天色朗朗清清。有缘得见黄梅院塔头,其给吾等题字留念,『一期一会定如』,『释尊降诞会,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茶人的圣地,武野绍鸥造的茶室「昨梦轩」、千利休66岁修建的「直中庭」恰在四五月间开放。梦工坊,茶人的梦寐之所。内部不允许拍照,店老板是个优雅的老妇人,缓颊轻语之间,让人不禁就此想象,正真的日本老茶人做派就应该是如此这般吧。夜里的二条城,樱花满满当当,配合柔和的光线与碧蓝的天色,只让人觉得非是俗间。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半日Kyoto,半日Osaka。金阁寺,虽是土豪金,但其实,并无暴发户的跋扈,乃是临济宗相国寺派的禅寺,尊大德梦窗疏石为开山祖师,建筑格局仿造西方极乐净土世界的人间界。方丈的庭院恰巧开放,我们坐在前庭廊延处,面前就是后水尾天皇手植的椿树。一老者举一文字牌,特意召唤我们再细观赏室内陈列的文物画。画明显唐风,人物从『许由巢父到寒山拾得』,『陆游白居易』位列中间,侧室掩着『王羲之』,还不能轻易示人。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噫嘻呜呼,我又不知该如何了,是怀古还是忧叹呢?日本前辈将中国文化奉为圭臬,现在的中国基本上已是荡然无存,而日本的年轻一辈估计也是全然罔顾,梦工坊的老妇人,方丈庭的老者,他们终会有老去的那一天。路中偶遇本因坊的发祥之地。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午后,在蟹道乐享受了一顿美食,特意逛了逛寺町的后街。得一根明治元年造的竹仗,雕刻心经。并古锡茶入两只。虽是常见之物,但有缘得到,亦是颇为难得。夜里大阪城的宗右卫门町,仿佛是在回应我们一直没有见到日本年轻人的疑问,醉醉晕晕路上结伴同行的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着齐臀裙的艳丽女子,四处皆是。我们这几日接触到的,出租车司机,饭馆服务员,庭院景区的维护员,大多半,全是老人家。日本,是一个正在老去的国度吗?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最后一天是女生们的购物日。有机会带着雨伞独自一人去拜谒四天王寺,圣德太子建立的最老的日本佛教寺院,故称和宗(圣德宗)的大本山。高耸的五重塔据传供奉着佛祖舍利,拖鞋虔敬攀顶,恭敬礼拜。四天王寺的珈蓝布局,有别于前几日参拜过的大德寺、东福寺,气势宏伟,类似国内的寺庙格局,果然是官方寺庙的气派。还顺便参观了宝物馆。除了迎面立着的两面约三四米高的和风大鼓,其余宝物都是唐式汉风,经文匾额圣旨书信也都是汉字。午后徜徉,偶觅创立于1200年的高野山御膳馆,吃了一顿日本密宗的素斋,口味充满了乡间气。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明梅说光是京都,就不下五百多座寺院,加上几乎无处不在的神社,可见日本对信仰和祖辈的虔诚。加之随处随时可感觉到的谦让恭良,很难联想出这样的民族竟然会在亚洲掀起腥风血雨。几日当中,我细查过能够亲近的日本人,他们或者亦有烦躁不耐,但骨子里的尊卑会让他们继续保持适当的温和。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众多的寺庙也是个奇异的存在,我很少在里面看到日本人,游客也很少。倒是在稻荷大社看到许多穿着和服四处自拍的中国人。四天王寺主殿里的壁画,让我不忍猝睹。全无佛法肃穆精神,看上去是一个只知颜料基本画法,而全无佛教知识与敬畏的画家描摹作品。其余寺庙里的陈列与枯山水之意境,我在想,恐怕也只是现代的日本人由保护宝物,尊敬先辈的角度出发,而就这么小心保管着吧。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另外,日本老物件正在大量流入国内,应该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我虽也喜欢,但总觉哪里不妥当,一是价格被国人越炒越高,另外一处则在,日本众多禅意味的物品,被国人只是拿来炫耀摆设,其实是一个悲哀吧。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离开日本的时候,一堆堆的马桶、饭锅塞满了客舱,我虽全然无感,但真想认真的在此一讲,日本樱花马桶固然是好,但其实,处处可察的唐宋遗韵与精神层面的森严法度,才是值得再三再四再五观赏怀古的况味。

老苦日本游记,捡寻唐宋遗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Q在线咨询
客服电话
13186787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