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敦煌的阳关大道旁,有了冲动想走进新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地方,去了又去,念念不忘;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伤,不愿触碰,小心隐藏。

我去了又去,接下来心中还想去的地方除了故乡,便是新疆

第一次去新疆纯属偶然,并不是计划之中的行程。

上不知天文,下略懂人文,因为迷恋河西走廊,所以在甘肃逛了又逛。

4月份的某一天,就逛到了阳关,面对漫漫黄沙与茫茫戈壁,王维的诗《送元二使安西》便自然而然地从脑海中冒了出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站在敦煌的阳关大道旁,有了冲动想走进新疆

站在阳关故道处西望,非常感慨。我比元二差远了,过了兰州,便没有了故人。而阳关,出兰州又西行2000多里了。另外,王维的朋友元二要去的安西,就是唐时的安西都护府(治所在今南疆的库车),唐朝时,汉玉门关已经东移,去西域的道路基本上等同于今312国道的路线,出阳关走的是西域南道,向西到今若羌县后沿着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而行,所以元二去安西不大可能绕道从阳关西行,诗里的阳关应该只是一种“意象”,不是实指。王维不但送过元二,还送过刘司直,他的另一首诗就叫《送刘司直使安西》,诗中写道:“绝域阳关道,胡沙与塞尘。三春时有雁,万里少行人。”司直不是人名,是唐时的一种官名。

王维自己没去过西域,所以看到友人去远方,只能自己写写诗羡慕一下并点赞朋友圈了。

我写不出来王维那样的诗,但是可以去王维没去过的远方。于是便有了想法,去新疆。

敦煌去新疆很方便,不用像玄奘当年那样,偷偷摸摸过关,又差点渴死在路上。敦煌汽车站花35元坐班车,行120公里后到柳园,这是个因铁路而兴起的地方,虽然是个小镇,却是进出新疆的门户。

站在敦煌的阳关大道旁,有了冲动想走进新疆

上图为柳园站

站在敦煌的阳关大道旁,有了冲动想走进新疆

上图为柳园南站

柳园南站坐动车到乌鲁木齐,只需要4个半小时左右。哈密——鄯善——吐鲁番——大河沿——达坂城——柴窝铺——乌鲁木齐;黑色戈壁——火焰山——风车——柴窝铺湖——博格达雪山。西域风光美如画卷,在眼前次第展开;人文历史的记忆,在脑海中逐渐苏醒。

过去的西域,如今的新疆,去过便会难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Q在线咨询
客服电话
13186787589